首頁 » 我不可能成功「我只會成為父母的樣子」出生和成長在紅燈區「8個貧窮孩子的一生」

我不可能成功「我只會成為父母的樣子」出生和成長在紅燈區「8個貧窮孩子的一生」
2021/10/27
2021/10/27
智慧人生
網羅世間百態,看社會人情冷暖。
我是王慌慌,分享屬於普通人自己的態度,每日更新,每日精彩!

第77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大獎,名叫《生於妓院》(Born Into Brothels: Calcutta‘s Red Light Kids),民間版本又稱為:加爾各答紅燈區的孩子們,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。

影片講述的是新聞記者澤娜,在印度加爾各答紅燈區,教這些窮孩子們學習攝影的故事。在學習攝影過程中,這8個孩子的命運展現出了另一種可能。

新聞記者澤娜來到印度紅燈區,原本希望拍攝一部紀錄紅燈區人們生活的紀錄片,但警惕性重的成年人,全都避開她的鏡頭並拒絕在她的紀錄片中出鏡。

無奈之下,澤娜轉而尋找其他途徑。在尋找過程中,她發現紅燈區裡的小孩特別多。

於是,第二次重返紅燈區時,澤娜隨身帶來了12部相機,並決定在這裡組織一個攝影班,並隨機挑選了8個小孩,讓後來成為紀錄片小主角的8個孩子,各自拿著相機去記錄他們身邊的世界。正是這4個男孩、3個女孩的拍攝,為整部紀錄片提供了震撼而又深藏啟發性的畫面。

通過相機,孩子們以他們獨有的視角,呈現了外界無法知曉的紅燈區:擁擠人潮,流光溢彩背後,那些令人心酸而又痛楚的瞬間。

當孩子們用自己稚嫩的眼光,將紅燈區的日常變成一張一張的照片後,澤娜看到了這一特殊區域內最為真實的生活場景。與此同時,她感到震驚與憂慮的,還有出生和成長在紅燈區的這些孩子們的未來。

出生和成長在紅燈區的這8個小孩,從出生伊始,就經歷著貧窮、苦難、絕望。

紀錄片拍攝完成後,澤娜思考的是,這些孩子們長大後,是否有機會掙脫與他們母親相同的宿命,不做妓女,不當混混?她應該如何幫助他們走出這片沼澤,開始全新的人生?

影片拍攝結束後,澤娜以及其團隊通過各種管道和方法,將這8名孩子送去美國讀書。期望借此機會,改變他們的人生。而這部由孩子們照片組成的紀錄片,沒有窺視獵奇,沒有俗世悲情,最終以客觀而真實的回饋與陳述,獲得了第77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。

在澤娜持續數年的觀察和幫助過程中,這8個孩子,最終除了阿吉和小琪之外,其他的孩子都並未改變自己的命運,並走上了原生家庭給他們搭建好的路:成為妓女或紅燈區混混。

9歲的普瑞蒂步母親的後塵,成為了一名站街妓女。她用迴圈的生活向外界證實了一個可怕的事實:我的原生家庭是什麼 樣,未來的我就是什麼樣兒,按照她自己的原話來說就是, 「我永遠不可能成功,我只可能成為我父母的樣子。」

8個孩子中的阿吉,很早就失去了母親,父親是一名癮君子。

阿吉祥說母親曾告訴他:你不得不住在這裡,但是你必須走出去,遠離這裡的世界。然而,在遇見澤娜之前,阿吉並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:「在我的生活裡,看不到一點希望的東西。」

琪琪的母親有精神疾病,父親賺不到錢想要賣掉她。在姐姐的幫助下,祺祺不得不逃離父親與祖母相依為命。

年僅8歲的她每天早上4點起床,幫別人拖地、洗碗、買夜宵,以此補貼家用養活自己,她拼命生活著,也渴望改變生活,因為小小年紀的她,已然懂得並害怕以後自己會活得像周圍的女人們一樣。

紅燈區裡的媽媽們,接客時就一張簾子拉上掩蓋一切交易;孩子們就去樓頂或巷道裡玩。日常彼此之間經常用「婊子」、「蠢豬」等汙穢言語辱駡對方,甚至是自己的孩子。

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,在這些年幼的孩子們眼裡,早已看不到恐懼,只剩下無奈與麻木。

對於他們而言,原生家庭與環境的力量,已經讓他們無力窺探更為寬廣的世界,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命運還有被改變的可能。

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,即使有澤娜的幫助,去了美國的寄宿學校念書,他們中也僅有兩人成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

離開學校重返紅燈區的孩子,有的是因為家人反對,需要他們回來賺錢;有的是因為受不了同班同學的歧視與嘲笑;有的則是因為學習太辛苦太吃力,因而自動放棄。

9歲的普瑞蒂和日後成為紅燈區頭牌妓女的寶貝就是如此。

她們一個覺得自己笨,主動放棄了學習。一個因為是紀錄片主角而成為紅燈區炙手可熱的頭牌,過上了豐衣足食的生活。

原生家庭和環境在她們思想上的烙印,以及對她們行為意識的塑造,幾乎無法完全靠外界的教育理念與正常學習環境加以改變。

當環境不那麼緊迫以後,她們幾乎毫無反抗地順應了原生環境的生活,認為自己天生就是做妓女的命。

環境與家庭點點滴滴的滲透與影響之下,一個人幾乎放棄了所有其他可能,逐漸走向了與父母相同的命運之路。

從這8個孩子的生活際遇來看,原生家庭對孩子們的影響既致命又深遠。

但是人與這個世界的關聯,肯定不止于原生家庭。一個人成長在什麼環境,是人們無法選擇與預料的,但是成人之後,卻是有機會選擇並去改變的。

儘管改變的過程必然會極端辛苦、極其困難,但只要一個人在看清自己生存環境的不堪與無法忍受之後,願意掙脫和改變,那麼,在這股清晰的自我認知意識指引下,他/她將有可能逆轉命運,抵達自己想要的人生狀態。

關鍵在於,自己是否願意花費極大的代價和精力,去擺脫原生家庭對自己的種種束縛?想要從原生家庭中突圍,人們到底應該做對哪些抉擇?

首先,一旦意識到原生家庭環境對自己有所束縛與捆綁,就應該立即行動起來,不在等待中奢望空想,而是要篤定目標之後堅定不移地向目標奔去。

其次,杜絕自我懷疑。惡劣的原生家庭環境,通常會對人進行打擊、辱駡,降低人對自身的認同感與尊重。而這些會造成一個人在心理上的愧疚、膽怯、低自信、低自尊。

成年後若能反觀意識到自己這種低自尊不自信的狀態,就應該堅決抵制這些負面情緒的左右與影響,杜絕自我懷疑,將生活重心放在當下最為重要的事情上,以堅持不懈的成功來佐證自己的實力。

然後,諮詢專業機構或心理醫生,以獲得情緒與心理上的舒緩、支撐。

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,尤其是受過原生家庭各種心理打擊與辱沒的人,更需要以合適的方式,去發洩自我,實現自我認知。這時候,尋求專業的心理諮詢師,查看相關專業書籍非常有必要。人要先自救,才能撐到別人來救自己。

除此之外,還需要清楚自己的人生使命和價值。

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,都應該有獨特的體驗與經歷。清楚瞭解自己的人生使命是什麼,會將一個深受原生家庭各種細碎辱沒的人,從瑣碎的世俗生活中脫離出來,看清自己的優勢並成長為自己希望的樣子。

而那個自己最希望看見與實現的樣子,就是一個人最大的自我價值。

最後,竭盡所能,為社會創造價值。當一個人對他人創造了價值,這個人自然也就有所價值體現。利他,能夠拯救自我。哪怕深陷原生家庭負面影響,也會在被他人需要和認可時,得到莫大的滿足並深感欣慰。

太宰治在《人間失格》中說:「生而為人,我很抱歉。」這句話曾經引發許多年輕人的共鳴,因為它會讓人陷入顧影自憐的「自卑舒適區」。

人年輕的時候,往往會以這種自憐當成自強的動力,但其實,這是心理與意識上都不成熟的表現。隨著時間推移,經歷世事之後人們會逐漸發現:與其自我憐憫,不如奮起反抗。

因為生而為人,並不是來做他人的奴隸或受其負面左右的,而是要實現自我,呈現自我主張的。若不能在內心領悟到這一點,那麼,任何改變命運的機會與機遇放置在你眼前,也是枉然。

正如紅燈區8個孩子中,另外5個孩子一樣。

智慧人生
夜闌臥聼風吹雨,等風等愛也等你。
用不同的眼光看世界,你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;換一個角度看人生,你會看到人生美好的一面~

用戶評論